優異獎(香港電影組):

聲音的亂世武林──淺析電影《一代宗師》的聲音設計

作者:李怡

《一代宗師》這部武俠傳記電影敘述葉問以及同時代武林人士的傳奇人生。其中大時代浮沉與小我命運交織感人至深。王家衛導演的作品常常是水磨的硬功夫,諸多可推敲之處。藉此以聲音設計的角度切入,來管窺影片的武林世界。

一、聲音的空間氛圍

影片開場伊始,便伴隨鏗鏘有力的鼓點背景音樂。暴雨夜單挑眾人的一幕匠心獨運。通過密密匝匝的雨聲由遠及近配合鏡頭畫面拉近,將觀衆的注意力慢慢吸引到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群架場景。聲音的距離和臨近過程,觀衆的聽覺關注到周邊各種可能突如其來的危險,富有張力地傳達出戲劇衝突意圖,形成對場面的推動。

畫面拉近時,兵器和鬥毆聲更為高頻,由此產生強烈的臨場觀感。中景時雨聲音量、強弱伴隨人物武打動作變化,形成環繞空間。由於該場戲打鬥場面繁複,在近景聲音設計需要極富層次。雨水聲、兵器聲、人聲、打鬥聲、腳步聲多種素材使用調配快速靈活,配合畫面人物動作各自有所側重、詳略得當。例如,這一場裡當葉問揮拳砸向對手的鏡頭在快要接近對方身體時,音樂的急促變化明顯;而當拳頭乾脆利落打擊人體,打鬥聲落到實處讓人身歷其境的結實痛感。甚至可以清楚分辨混戰時分,對方腳底打滑的摩擦聲響。因此可見,聲音不但存在於整個場面構架,亦在近處發力擬真,短時間內抓住觀影者入戲。周期性的音樂變化,創造出影片特定的節奏。

宮二大年夜東北火車站尋仇馬三的這一場戲在聲音設計上尤為突出。它通過漸入大雪紛飛、火車站人流熙熙攘攘但並不特別強調之嘈雜環境聲,慢慢帶入後一場景,並加入主題音樂。又因樂曲本身兼具悠揚和陰沉的特點,能夠較好貼合影片性質迥異的上一場戲,起到自然過渡。同時預設之後情境,觀眾能夠通過音樂的選取隱隱感覺到接下來的場景開展。由此可知,聲音語言也像鏡頭語言一樣,可以模糊和對焦,亦可以切割與留白。

二、人物個性的聲音

北方武林大佬宮寶森的出場在聲音設計上,可謂先聲奪人。而有趣的是,他的出場設計是此時無聲勝有聲。金樓裡,宮寶森掏了三圈耳朵。而周邊人聲嘈雜驟停,四下一片屏息的安靜。宮寶森的江湖地位通過周圍的人有聲到無聲的反應表現出來。接下來這一場戲在宮寶森講話時依然非常肅靜,傳遞給觀影者說話者顯赫的身份信息;也和宮寶森聲如洪鐘的引退儀式講話造勢,突出人物沉穩、老成的性格特點和有目共睹的江湖威嚴。

宮寶森與葉問過招的這場戲中,人物對白與背景音樂則為簡潔。起先宮老爺子向葉問發難,提及曾經交往過的葉問同鄉前輩並拋出棘手問題──請葉問掰開他手中的餅。在宮老爺子說話時,依舊繼續沒有其他聲音的做法,製造出周圍都在聆聽其說話的效果。

而當葉問初次試水之際,則隱約釋放稀稀疏疏與金屬碰撞的零碎聲音。並穿插旁觀者如金樓賬房先生的評論話語,以他人之口解釋說明高手過招的細微偏差,還原葉問細查形勢的觀感。

之後當葉問側身第二次嘗試與宮寶森過招時,聲音則變換為完整的具有籠罩壓迫感的轟鳴環境音,旨在體現時機之千鈞一髮和二人過招的相互周旋。在葉問突然停下腳步露出事在必得的笑容時,具有壓迫感的環境音停止。既表現出宮寶森的不怒自威,又體現出葉問的膽識過人。通過聲音,動靜結合、張弛有度的電影細節,將一般人們認知中的雙方較量劍拔弩張處理出了高山流水、點到即止的傳統美學意味。

宮二金樓請客這一場戲,影片則別出心裁地調用了西洋歌劇表現人物。畫面中一身黑色長衫的宮二是一個傳統中國年輕女子的形象坐在一群西式打扮的風塵女子中間等待葉問赴宴。此處的西洋歌劇背景樂,實際上便是順應了視覺中觀衆會感受到的突兀、矛盾。西方歌劇符合鏡頭中的油畫風格,亦體現宮二的格格不入與內心深處的叛逆。同時,隨著歌劇音樂流動,鏡頭搖到宮二旁邊,不知何時葉問已經入座。聲音配合畫面過渡流暢自然,極具藝術美感。

葉問妻子張永成的人物塑造是通過音樂主題達成的,演員台詞寥寥,人物卻異常鮮明典型。全片涉及到張永成的部份都會伴有配樂大師梅林茂的 Love Theme。樂曲多次重複,觀衆很快就能夠熟悉音樂所指,增加帶入感。其次,Love Theme 本身具有戲劇敘事導向,也屬於人物情緒的音樂。誠如葉問所說,夫妻間已然默契,很多事情是不用言語便可意會。張永成為丈夫留燈等待、幫丈夫梳洗等場景都流淌在浪漫纏綿的主題音樂中。張永成賢慧善良本份的形象也通過反復出現的主題音樂深入人心。

三、聲音的誇張與反差

影片中很多的細節動作,都是依靠誇張的聲音效果表現出來的。例如葉問與宮寶森一番周旋,葉問成功破解。圓餅驟然斷裂、跌碎在金樓的地毯上,擲地有聲。甚至可以仔細聽到細細碎碎的觸碰聲響。這場戲中的聲音便是十足的誇張。

《一代宗師》數次使用誇張的聲音設計,在武器、打鬥和日常物件中都常常可以聽到。日常生活中遠不可能出現這樣的情形。但在大銀幕上,誇張的聲音效果具有戲劇張力,不寫實的魅力便在於它可以帶給觀衆震撼和源自生活高於生活的想像。

影片中佛山淪陷,葉家大宅被日軍侵佔的情節原本是負面令人悲傷憤怒的。但在聲音設計上,卻反用同時期流行樂〈何日君再來〉較為輕鬆歡快的音樂。一方面選用這首歌曲是延續葉問和宮二的東北之約。另一方面,則是運用反差,製造出更為悲凉的戲劇效果。在餘音裊裊的樂曲聲中,葉問回憶當時處境的獨白娓娓道來,使得家國命運之悲及淒涼凉又增添沉鬱的力量。

四、聲音質感與品味

《一代宗師》的聲音質感非常精品。細節描摹上亦極為注重聲音質感,無論是打鬥場面還是兵器碰撞、玻璃破碎、釘子釘入等場景都堪稱完美。我一直認為王家衛導演有著超乎尋常的音樂好品味,除了聲音設計技術上的高門檻,還體現在主題音樂的反復與節制。

在我看來《一代宗師》是關於遺憾和回憶的影片,那個喧囂和恩怨情仇的武林已經遠去。影片中的 Main Theme 很抒情含蓄,貫穿電影始終,觀衆能夠被這樣的樂章帶動情緒,產生哽咽克制的感動。結尾處一切物是人非,Main Theme 適時響起,保持了影片敘事完整性,帶來餘味延展──功夫就是時間,但功夫也對抗不了時間。


香港電影組
大獎(從缺)
 
優異獎
(按作者筆劃序) 
非香港電影組
大獎
(按作者筆劃序)
優異獎
(按作者筆劃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