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異獎(非香港電影組):

《華爾街狼人》:掲開「影像謊言」的處理手法

作者:陳承軒

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執導作品《華爾街狼人》(The Wolf of Wall Street,2013),改編自一名美國股票經紀及投資公司創辦人Jordan Belfort的同名自傳。如導演的兩部舊作《盜亦有道》(Goodfellas,1990)及《賭城風雲》(Casino,1995),同樣是改編自真人真事、由故事主角第一身以畫外音述事方式向觀眾作出「導賞」的電影,但與此同時,筆者發現《華》與上述兩部舊作有顯著的分野,分野並不在於描寫的題材或拍攝技巧等,而是史高西斯在處理影像時背後的理念。

同樣是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導演並沒有如兩部舊作般極力營造真實感,以給予觀眾「正在觀看真實事件」的感覺,反而以不同手法,向觀眾暗示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的「不可信性」,彷彿在提醒觀眾,這電影部份内容並非「真實」,純屬「虛構」。

電影角色掌控影像的「主導權」,導演只擔當「代言人」

《華》改編自真人真事的本質、敘事的節奏及畫外音的運用等,容易令觀眾聯想起《盜亦有道》及《賭城風雲》,但事實上史高西斯處理《華》時卻與上述兩部舊作有極大分野。最直接的是,同樣是改編自真人真事,《盜》的片頭字幕清楚列明「This film is based on a true story」,《賭》的開首亦有「Adapted from a true story」的字句,《華》的開首沒有這種字句,反而是舒渥(Stratton Oakmont)的廣告,接下來則是拆穿這廣告的謊言、揭示舒渥真實一面的片段。史高西斯彷彿在告知觀眾,影片的內容如廣告般,是一個謊言,向觀眾暗示不要盡信《華》是真實故事。

那史高西斯豈不是正告知觀眾,這部電影是「影像謊言」,而他作為導演、作為這部電影的敘事者,是一個「騙子」?

其實史高西斯在影片中的不少情節,暗示自己雖然是導演,卻非這部電影的真正敘事者。一直強調電影真實感的史高西斯,罕有地積極運用打破「第四道牆」、讓角色直接望向鏡頭向觀眾說話的手法,這手法在《盜》及《賭》中寥寥可數。運用這手法除了能降低《華》的真實感,史高西斯更可讓觀眾知道,電影內容是「Jordan 本人向觀眾的說話」,而非導演自身之言,觀眾相信這些情節與否,應自行判斷。

不同於《盜》及《賭》,《華》全片只有Jordan —人以畫外音跟觀眾分享感受,顯然《華》是從一個人的立場出發。更重要的是,Jordan 第一句畫外音是如同直接跟觀眾第一次見面時的自我介紹般,說「My name is Jordan Belfort」。自我介紹的同時,畫面正顯示一名侏儒,Jordan便說「Not him」,畫面隨即修正並顯示 Jordan 的樣子,Jordan便說「That's right」,Jordan 彷彿正跟「某人」互動,命令「某人」轉變畫面。其後 Jordan 的紅色法拉利出現,Jordan 從畫外音作出「更正」,指「No! My Ferrari was white!」,畫面中的法拉利便從紅色「修正」為白色,Jordan 彷彿正在跟導演史高西斯對話,「命令」導演將影像隨其心意而作出改變。這有趣的處理手法,反映這部電影的影像是隨 Jordan 心意而行,影像變成 Jordan 敘事的平台,影像的決定權彷彿在自傳原作者 Jordan 手上,導演史高西斯本人則處於「被動」的角色,只是透過這部電影「代言」。

史高西斯極力「暗示」《華》的影像只是 Jordan 的想法。影片其中一個情節看似無稽,其實別有用心。新婚妻子向 Jordan 展示私處的一段極私隱和露骨的情慾戲,給予觀眾彷彿正在窺探 Jordan —家私隱的感覺。最後發現 Jordan 原來知道攝錄系統正在拍攝,他只是在演戲而已。這種處理手法暗示《華》是Jordan「營造出來的真實」,反映導演對 Jordan 所寫、原理上是「自揭私隱」的自傳的真實性抱有懷疑,甚至不信任。

另一重要情節中,畫面顯示全身麻痺的 Jordan 竟能安然無恙地駕車回家,但隨著他神智清醒、重拾記憶後,畫面便作出「修正」,重新交代其實 Jordan 回家時是險象橫生。這同樣反映史高西斯強調《華》的畫面是隨 Jordan 自身記憶推進,不一定是「事實」,強調畫面的「不可信性」。其他誇張失實的情節如他遇上嚴重海難卻能生還等,觀眾相信這個長期濫藥的人之言與否,應自行判斷。

這說起來奇怪,既然史高西斯並不信任 Jordan,為何他要拍攝這部充斥虛假的電影,而且將影像的「主導權」交給這個神智不清、滿口謊言的人?電影導演拍攝改編自自傳或真人真事的電影,目的通常是要「呈現真實」,在觀眾眼前重建「曾經發生的真實事件」,而且某程度上希望觀眾相信銀幕上的影像是「反映現實」。那為何史高西斯要將這部「改編自真人真事」的電影展示給觀眾,同時又希望觀眾認清這部 Jordan 的自傳的「不可信性」,對影片内容作出質疑?回答上述問題前,筆者先簡述《華》的其中一個主要訊息,從而判斷導演的動機。

充斥「虛假」的資本主義社會

Jordan 的事業是在華爾街這個象徵資本主義社會的地方起步,他是一名靠銷售股票而發達的股票經紀,股票是資本主義的標誌性產物,Jordan 象徵資本主義制度下的成功人士。影片主要描述 Jordan 創立投資公司舒渥的經過和起跌,在 Jordan 激勵舒渥員工的演說時所指出「達致富有以解決問題」的論調、向員工所灌輸的物質主義和拜金主義,完全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普遍價值。Jordan 在「引退宣言」更曾直接指出「舒渥就是美國」,而美國則是資本主義制度的代表性國家,事實上史高西斯欲借 Jordan 及其舒渥公司探討美國甚或全球的資本主義社會。

然而,在史高西斯眼中的資本主義社會,是充斥著虛假與謊言。電影中其中一個關鍵情節,首天於華爾街上班的 Jordan 與上司吃飯,上司告知他在華爾街及股票市場的生存法則,改變了 Jordan 在影片往後的行為模式。上司指出的第一法則,是「沒有人尤其是股票經紀,會知道股票升跌」,指所謂股票全是「吹牛」(Fugayzi),而且不能在元素週期表找得到,是「不真實存在」的。強調作為股票經紀,絕不能讓客戶賣掉「不真實存在」的股票,換成「真實存在」的金錢,股票經紀要做的,是要提供新的建議、新的股票讓股民繼續投資,簡單來說就是欺騙客戶,就如 Jordan 首次賣仙股(Penny Stock)時,將沒有價值的小公司,吹噓成高科技國際大公司。Jordan 每一次「銷售表演」中幾乎每一句也是謊言,諷刺的是在美國這資本主義社會,他卻憑高超的說謊技巧而發跡。《華》強調股票市場「不實在」和「虛構」的本質,股票經紀和他們公司的成功亦建基於「謊言」,《華》片中的資本主義社會可說是「虛假」的結晶。 對眼前所謂「真實」抱有懷疑,分辨虛與實

史高西斯透過《華》著力批判虛假,對於充斥虛假的資本主義社會及股票市場、股票經紀透過謊言而致富、公司的造市行為、廣告的不實陳述甚至夫妻和同僚間的你虞我詐等,作出的批評是顯然易見的。然而《華》作為一部「本質上屬虛構」的電影劇情片、作為由滿口謊言的 Jordan 所寫的「自傳」改編而成的電影,《華》本身亦包含「虛假」的元素,如著力去令觀眾相信《華》是真實的反映,那豈不是與影片「批判虛假」的主題不相乎?因此筆者有理由相信,史高西斯將影像的「主導權」交給象徵資本主義社會下的成功人士 Jordan,主要原因是希望觀眾對眼前、由 Jordan 所呈現、所謂「反映真實」的影像作出懷疑,就如對 Jordan 的銷售言論及謊言作出懷疑一樣,這種懷疑態度在充斥虛假的資本主義社會下特別重要。

有說「電影的本質是反映現實」,史高西斯本人的電影更加是以強烈真實感見稱,可說是這說法的擁護者。今次卻一反常態,要觀眾反思影像、電影的本質,著力提醒觀眾要審視所謂「反映現實」的電影的可信性,就如 Jordan 的所謂自傳一樣,就如股票市場一樣,影像、電影亦內含「虛構」的成份。 製造假象的「影像謊言」

史高西斯透過《華》這部電影探討影像的可信性,「影像」並非只局限指電影的影像,同時亦涵蓋短片如廣告片。《華》以一段為舒渥建立專業形象的廣告作揭幕,接下來隨即以舒渥上下的荒唐行為揭穿這廣告的虛偽,足見探討影像的可信性是《華》的重要主題。不論電影或廣告,同樣可以是「影像謊言」,同樣可被有心人利用作「製造假象」的工具。

片中的一些廣告均向觀眾「植入」虛假訊息,正如電影中「Sell me this pen」的方法般,向對象建立「緊急的需求」、要求對象「在餐巾上寫名字」以令「筆」這件產品變得有價值,而事實上,這所謂「需求」根本沒有必要,是無中生有的。《華》有關遊艇的廣告,是向富人灌輸擁有遊艇的需要。影片中 Jordan 出演的廣告更為關鍵,廣告中充斥豪宅、遊艇和直升機等富裕的象徵,Jordan 正在向觀眾灌輸「擁有高尚生活」的「需求」,製造「變得富有」的需要,從而推銷由他所舉辦、學習營銷技巧的講座。

Jordan 只是由銷售股票,轉而銷售他的銷售技巧。影片結尾 Jordan 在講座中拿著一枝筆,要求觀眾「推銷這枝筆」。Jordan 向觀眾灌輸要「學懂其銷售技巧」的「需求」,結果是「奏效」的,講座上的不分性別、年齡和人種,通通全神實注望著 Jordan,期待著答案。 讓觀眾參與三小時長、由 Jordan 主講的講座

史高西斯著力強調《華》並非反映真實的電影,而是 Jordan 向觀眾的表述,《華》彷彿就是 Jordan 的「講座」,向電影院的觀眾展示其生活,而推銷的,是其「金錢至上」的價值觀。

那究竟看過這個三小時長的「講座」的觀眾們有何迴響呢?在「虛構」的電影裡,Jordan 因「福布斯」以「The Wolf of Wall Street」這負面暱稱形容他而大動干戈。然而,在大眾心目中這名字卻非負面,Jordan在這報導後反而成為眾人的偶像,大家紛紛希望加入其公司成為另一個他。諷刺地,「現實」當中,看過這部電影的普羅大眾亦同樣祟拜和景仰這個被稱為「The Wolf of Wall Street」的 Jordan。當我們身邊總有朋友看過《華》後對 Jordan 的生活趨之若騖,希望得到Jordan的生活;當保險及地產經紀組團入電影院看《華》希望「學懂其銷售技巧」;當營銷和致富書籍以《華》的「二次創作」作為宣傳以增加銷量時,我們便知道這三小時的「講座」的確「奏效」。而最諷刺的是,《華》是史高西斯四十多年導演生涯中最賣座的電影,或多或少是由於普羅大眾對富豪生活的憧憬。

《華》最後一個鏡頭中,講座上的燈光及座位安排就如一間電影院,講座上的觀眾就如現實世界的電影院中正在觀看《華》片的觀眾。史高西斯可說是透過《華》作了一次「影像實驗」,將影像「主導權」全盤交給 Jordan,給予全世界觀眾一個「出席 Jordan 的講座」的機會,以測試資本主義社會的觀眾怎樣看 Jordan 這個極具爭議性的人物。而「實驗結果」如史高西斯所料,經過三小時的「講座」後,「真實的世界」中電影院的觀眾,就如「虛構的電影」裡講座的觀眾一樣,期待著 Jordan 的答案,希望學習其銷售之道,同樣希望變成如 Jordan 一樣的富人。


香港電影組
大獎(從缺)
 
優異獎
(按作者筆劃序) 
非香港電影組
大獎
(按作者筆劃序)
優異獎
(按作者筆劃序)